文昌帝君阴骘文

文昌帝君阴骘文原文,文昌帝君阴骘文白话文

《文昌帝君阴骘文》研习报告第6集

admin2021-07-16120

  尊敬的诸位大德,大家早上好!请坐。我们继续来学习《文昌帝君阴骘文》,我们从第二句开始看起:

  【未尝虐民酷吏。】

  这是承接帝君开头说的「一十七世为士大夫身」,这一十七世当中,帝君从来没有虐待过百姓,对於自己的下属也从未用过严酷的手段来苛刻的要求他们。我们昨天学习了安士先生的一段理论的开解,讲到虐民和酷吏,这个『虐』字和『酷』字实际上含义是十分广泛的,不仅仅是直接的方式来虐待,只要是让老百姓遭受到痛苦、逼迫,甚至是有不舒服的地方,这都属於「虐」。这个「酷」字也不一定是指任意的鞭打,只要是过分的处罚或者是谴责,或者是纵由自己的喜爱或者厌恶来对待下属等等,这都属於酷字。帝君说他十七世当中从来没有做过这些事情,换句话说,帝君为人正直,他的心存心良善、慈悲。

  底下安士先生给我们列举了帝君的一则故事来加以说明,这则故事是讲到酷虐改行(音航)或者是改行,这个行是行为。这个故事是讲帝君在蜀这个地方,蜀就是我们现在说的四川这个地方,那边有一位县令,四川有一个牛鞞邑,这个县令叫公孙武仲,这个人他自己本身是非常廉洁的,是严以律己,可是他有个毛病,不仅是严以律己,还严以待人。本来应该是严以律己,宽以待人,可是他对别人却是很苛刻,凡是有人犯了过失,自己的下属只要有一点点小小的差错,他就进行鞭打,所以他手下的这些官吏,皮肤完好的就没有人,统统给他鞭打过,所以底下的下属都怨声载道。另外还有一个县令,是资水邑的县令,叫赖恩,这个人本性很贪婪、很吝啬,他常常都索取贿赂,跟刚才讲的公孙武仲相反,他是非常贪婪,日用饮食统统都从百姓那里搜刮来的,而且还放纵自己的下属去任意的勒索百姓,所以使人民也怨声载道。

  这两个官吏对百姓或者是下属这样的残害,帝君看到了,於心不忍。帝君他是神明,他有神通,於是他就变化成他们的上司,就是变成蜀郡,也就是我们讲现在的四川的省长,他们的上司,就变成这个上司在那个地方去巡视,等於是上级下来视察来了。这一路视察,就揭发了这两个县令的这些罪状,因为这些老百姓已经饱受他们两个人的欺压,所以纷纷递上状纸。后来帝君就把这两个县令召来,两个县令叩头请罪,於是帝君他变化成他们的上司就对他们讲,说你们以后不可以再这样,一定要把虐民酷吏这种恶行改过来。过了不久以后这位省长就突然不见了,大家这才知道原来这是神明应化来的,两个县令知道这是神明来点化他们,於是就一改过去的那些恶行,公孙武仲从此就变得中正、宽恕,赖恩原来是很贪婪,也变得很廉洁,这是让这两个县令改正了恶行。我们看到帝君他不仅自己没有虐民酷吏,而且也都教化这些地方的官员要以父母的存心对待百姓、对待下属。我们能够以父母心对待他们,他们自然能够用孝敬心对我们。我们来看下面一句经文:

  【救人之难。】

  安士先生他在发明义理的时候是这样说到,他说「难有多端」,就是救人之难,救人於灾难之中,这个难它有很多种意思。「约言之」,简约的说,「不出七种,一水(水灾),二火(火灾),三官非(官非就是打官司或者是被官府抓拿、惩处等等),四盗贼(被人抢劫、偷盗),五刀兵(刀兵是战争),六饥馑(饥荒),七疾疫也(疾病和瘟疫)」,这七种灾难。凡是见到人遇到这些灾难,真正有仁慈心的,必定是毫不犹豫伸出援手。

  底下讲「在水火者,以拯拔为救」。当我们看到人落水,掉到河里快淹死了,这个时候赶紧把他拯救上来。如果看到一个房屋起火了,里面有人有孩子,赶紧去抢救,这是拯救人於急难。当然这个水火也有广泛的意思,就是代表一切的这些灾难。所以要拯民於水火之中,就是让人民能够得到解脱苦难。每一个时代这个苦难都不一样,在战争年代里面,人民确实是生活在水深火热当中,要拯救必须先要停止战争,恢复和平,重建家园。在和平年代里面,现在我们看到大多数人都没有这种战争的体验,难道现在人就没有生活在水火当中吗?有!你看看,虽然现在没有战争,但是有多少人每天生活在苦恼当中,家庭不和谐的,遇到种种不幸的,这些都是广义上的水火。究其根源,实际上就是人造作不善的业因,感来不善的果报。如何拯救人类於水火当中,必须要让人断恶修善,要回头,恶业因断了,果就没有了。要断这个恶因必定是用教育,所以在和平的年代最重要的就是要推行伦理、道德、因果教育,启发人心转恶为善,这就是拯民於水火。

  下面讲「在官非者,以昭雪为救」。这种是属於什么?被冤枉的,或者是打官司被诬陷了。被冤枉的人,怎么样替他平反。这个昭就是让这个事情真相大白,让这个人他能得到平反,而让罪人真正去负责任。能够为人平反,这就是很大的阴德。「在盗贼刀兵者」,如果是人遭到盗贼的抢劫,或者是陷入战乱,那就要帮他脱离。我们讲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个浮屠佛家里讲的是塔,佛塔,造佛塔一般是七层,叫七级浮屠。造塔功德是无量无边,但是如果你能够拯人一命,这个功德胜造七级浮屠。「在饥馑者」,这是遇到饥民,他没有饭吃,他贫穷,他已经濒临饿死,这个时候怎么办?赶紧给他食品,给他一点财物,让他能够活下去。我们看到四川在今年五月发生的大地震,地震发生以后,救援的人员好几天可能才能够到现场把人救出来,这几天当中这些灾民确实就受到饥饿之苦,所以当时国家立即派出空军去投放食品、投放这些衣物。在这个当中,假如有人他有几片面包,他能够分出一些来周济身边饥饿的人,这种功德是无量无边,他能感得生生世世都有很好的衣物财用。为什么?他能够把自己仅存的一点东西拿来布施给大众,这点存心就感得无量无边的福报。

  下面讲「在疾疫者,以医药为救」,这是遇到有重病的、得瘟疫的人,急需医药来解救,这时候,你懂医术,你懂用药,立即帮助他解除危险,这个功德也是很大。所以古人对医生特别的尊重,一个是尊重医生,一个是尊重读书人(老师),为什么?这两种人都能够帮助人解脱苦难。医生他以救死扶伤为天职,他不是为了钱,他只要把人救好,这就是他最大的安慰,他绝对不跟病人索要钱财。所以你看看过去那些医生、开药店的,我的外祖父年轻的时候,他在哈尔滨,哈尔滨的城区里面的医生,开的医馆给人看病,不收钱的,外面有个箱子,你自己愿意投多少就投多少,他以治病救人为目的,所以倍受世人的尊重。读书人也是受到社会尊重,他也是不要钱,医生是治身病,老师是治人的心病,他用圣贤的教诲启发人断恶修善,得到美满幸福的人生,老师也不要钱,也是学生乐意供养多少就供养多少。所以过去读书人都很清寒,我们讲穷书生。

  现在社会我们看到医学技术很发达,基本上过去没有办法治的病现在都能治,这是身病,心病大家往往忽略了,心病比身病更可怕。身病你是痛在一时,最多是痛在一世,而心病可是痛在生生世世。假如有一个错误的观念,它对你有错误的指导,让你造业,让你受报,这个业造得重的就到三恶道去了,到了三恶道要出来可就太难了,动不动就是论劫数来计算。所以现在我们要医社会之病要知道,最重要的就是要恢复圣贤伦理道德教育,圣贤教育才是真正的良药。果然能够在现前这个社会中发起大愿,愿意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效法古圣先贤,这种人的功德不可思议,这种功德真是诸佛都难以说尽。救一个人出三界六道,帮助他成佛,你想想你的功德有多大,更何况救千万人。这也是现在一个很好的机会、机缘,在过去遇到这种机缘还真的不容易,你想做大功德,没有机会,现在有这个机会,那我们一定要发心,不能够错过这个机会,错过了那万劫难逢。

  下面讲到「救均发於至诚」,至诚是最重要,要救人之难最关键的要有至诚心,由至诚心发出来的这种行为才是真正有功德。不是只做一个表面功夫,或者看到别人做你也就跟著做一点,并不是自己真心想做的,这种功德就小。假如根本没有发心,只是碍於情面,看到人做自己也就随著做一下,不是心甘情愿,那就没有功德。所以功德大小看我们至诚心的大小,比如说我们要从事圣贤教育的人,自己发心,有这个至诚心救人之难,那你这个功德就不可思议。不是至诚心,看到人家都发心,很殊胜,大家都赞叹他,你也就跟著发心,用心不纯,那功德就小。这个至诚心是性德,看到众生有苦难就好像自己有苦难一样。所以下面讲,「见人之难,如己之难」,这个见人之难,人之难就是己之难,为什么?因为人和自己是一体的。这是真相,宇宙就是一体。

  所以讲这句话其实都是一种方便说,看到人有难好像自己有难,这里头还有人、有己这种分别,那只能是对一般人讲,他能够理解。实际上人之难就是自己之难,你帮助人是无条件的,为什么?就是等於帮助自己。就像我们的身体一样,如果是左手痛了,右手自然上去抚摸它,帮它解脱这个疼痛,难道右手帮助左手还要讲条件吗?还要分人我吗?不会的,因为它们是一体。佛法把这个道理说得很清楚,为什么人和己是一不是二?因为一切法,唯心所现,唯识所变。这个体是什么?体是我们的心识,众生跟我都是同一个心识变现,同一个真心,同一个法身。所以我们现在看到的一切这些众生,全都是我们自心所现的,我们念头所变现的,当然就是一体,整个宇宙就是我这当下一念,你想想这是不是一体?没有在你心之外的东西,全都在你心内。为什么人家有难我感觉不到?那是因为我有妄想分别执著,把人的这些灾难所感受的痛苦我们因为这些执著障住了,不能有著同体的这种感受,实际上是同体的,他能感知痛苦的这个心跟我感知痛苦的心是一,是一体。本来这一体的,被我自己的我执给障住了,所以我就不能感知人家的苦难,因此慈悲心就发不出来。所以要回归到本性,佛法里叫明心见性,就要把这些执著放下。

  从哪里断?大乘佛法心慈悲,用见人之难如己之难,全心全意帮助众生这种方法,来去掉我执,去掉心性的障碍。因此下面讲,「尽其智谋,竭其财力」,这是讲你全心全意去救助。一个尽,一个竭,两个字就说明我们不可以有所保留,有所保留还有私心在,有私心在,你这个真心本性的障碍去除不了,实际上你是害了自己,损害了你心性的性德。所以真正有智慧的,菩萨才能做到,那就是他毫没有自己,完全为众生,出钱、出力、出点子,尽其智谋就是出点子。「使救之之念,十分圆满而后已」,真能够全心全意毫不为己,一心只为救人,这个念头就功德圆满。即使是在事上不圆满,你可能救他,但是没救成,可是你发的这个念是至诚的,那也是圆满。他救不了,因为他有他的因果,可是我救他的时候绝不可以想,到底我这样救,能不能把他救上来,如果救不上来,不是我白费气力了吗?你有这些念头那就不圆满,即使你把他真救上来了,也不圆满,事上圆满了,可是念头上、心上不圆满。为什么?因为你念头里有怀疑、有夹杂、有保留,换句话说,有私心在,还计较得失、计较人我,这功德不圆满。

  底下说「难至而救,救之有形者也」,这是从两个方面说,第一个方面是说,灾难来了,你才去救,这是什么?救在有形者也。什么叫有形?就是你看得见的。比如说现在地震发生了,赶紧去救,出钱出力把灾民救出来,把尸体运出来,把这些家园重新的建设起来,让孩子们重新回到学校,孤儿的给他找一个托养的父母,这些都是属於有形的救助。这些,当然灾难发生了,我们必定要去这么做的,这种属於什么?「孔子所谓听讼吾犹人也」,这句话是出自於《论语》,《论语》里面讲,这是孔子自己说,如果是百姓打官司,你当官你判案,听讼就是你听他们的状词来判案,孔子说吾犹人也,我跟其他的官吏差不多,我没有比他们更高明。底下又说「复有一法,使人自然无难,其功更有倍焉」,刚才讲的是有形的救助,还有一种,复有一法,还有一种怎么叫救难?使人自然无难,这个功德比前者要高很多倍,这种是无形的,就是防患於未然,灾难没发生你就让它不起了,化解了,这种功德比灾难来了去救,功德高很多倍,这叫「则孔子所谓使民无讼矣」,这就是孔子说的,他高明的地方就在於使民无讼也,就是让老百姓不用打官司。打起官司来断案,孔子说我跟其他官吏差不多,没有更高明,但是我比人高明的地方,是我能让我这里的老百姓不打官司。

  孔子用什么方法?他用教育,教育使人互相和睦相处,都能遵守孝悌忠信、礼义廉耻的道德,都能互敬互爱,使社会老有所养,壮有所用,幼有所长,这社会是太平天下,百姓之间怎么还会打官司?百姓没有官司,天下太平,教育的功能。这种比发生问题了,百姓打起官司来你再去解围要高明太多了。所以圣人治病,这是《黄帝内经》里讲的,治於未发,圣人治未病,不治已病,就是这个道理。病还没有发生之前就防治好了,他不会生病,到生了病再去治,那是第二等的。中医最高层的境界就是治未病,就是未发生的病,不是治已病,西医他是治已病,他不讲求治未病,那是第二等。所以救人之难真正最高明的救法就是使人民自然无难。

  底下讲「何则」,为什么?「人之患难,皆前业所致」。这是讲到患难的根源在哪里?不离因果。人为什么有难?天下没有偶然发生的事情,正是因为他前生造作恶业,所以才感得这个灾难。「今世不种苦因,来生自无苦果」,如果这一生我们不种这个恶因,来生当然就不会受恶报,苦果就是恶报。所以「若能劝人不造杀盗淫妄之业,则救人之难亦多矣」,这是讲到救人之难讲到根本,那就是用教育,劝人不要造作杀、盗、淫、妄这些恶业。杀是杀生,杀害一切众生身命。你看现在人吃海鲜,吃各种动物,尤其是广东地区,我的家乡,真的到那些餐馆里看,惨不忍睹。山珍海味,天上飞的,地上爬的,海里游的,你能想出来的,能动的,统统都变成桌上菜,这个杀业太重。还有一个就是堕胎,堕胎是非常严重的杀业,杀的是人,不仅杀人,杀的是自己的儿女,不仅杀儿女,而且是用最严酷的手段杀害。做流产手术是把婴儿从肚子里一块一块切断夹出来的,这个杀业多重!

  偷盗,凡是用私心占取人便宜,占取国家社会的便宜,在道场里面占取道场便宜,这都是盗。也包括偷税漏税的,也包括利用职权谋私的,都是犯了偷盗的罪业。淫业现在更不用说了,整个社会简直是淫风炽盛,网路、这些电视节目、书刊、杂志,全都是黄色污染。所以孩子他只要一上网看电脑,很难保证他不堕落,为什么?黄色的东西太泛滥。还有妄语,妄语就是欺骗人的话,也包括造种种的口业,讲说是非、骂人、粗言烂语、恶口、花言巧语,这都是妄语。杀盗淫妄现在人造作了这么多、这么严重,你说怎么可能不招感灾难。所以我们看今年以来为什么天灾人祸好像比以往要多这么多?这也是自然招感。现在怎样来救人之难?唯有极力的用伦理、道德、因果的教育,尤其是因果报应的这些故事、这些教育来觉悟大众,而且要禁止那些不良的思想侵害百姓,污染下一代,也为社会扶正风气,这就是真正的救人之难。所以这里讲,劝人不造这些恶业,「救人之难多矣」,这个多是无量无边,功德太大了。「是故救难於已然,所救有限」,灾害都已经发生了,你再去救,救得有限,救了一次,救不了第二次,而且一次比一次更严重。

  「救难於未然,其救无穷」,真正在灾难没发生之前就把这个根断除,把恶因断掉,自然没有苦果,这种救才是无穷的。比如说现在讲环保,环保是什么?现在是救难於已然,已经发现全球气候变暖了,南北极的冰都融得差不多了,海啸、地震这么频繁,气候反常,这些有识之士於是大声疾呼要注重环保、要爱护地球,当然是需要这样大声疾呼,可是这种救是救难於已然,而且还没抓到根。根在哪儿?根在人心。这个人心如果真的是善良,他慈悲,他自然爱护地球,他少一分私心就多一分为天下苍生、为后世子孙著想的心,所以要通过教育。现在灾难,这些地震、火山、飓风、海水平面上升,预言说不久的将来,海拔比较低的城市可能都要淹没。这些灾难的根由佛经里讲得清楚,佛法里讲贪为水灾的因,贪心的人贪得无厌,欲望像海水一样。所以现在海平面上升,怎么感召的?是欲望膨胀,现在举世之人都在贪利、争利,结果就是这样。

  火灾,火山爆发的这些事情,包括现在全球气候变暖、炎热,这都属於什么?瞋恨招感的,瞋恨是因,发起瞋恨心的时候你看,火冒三丈,人的温度都升高,所有人都瞋心大发,全球都变热,整个地球都炽燃起来了。风灾的因是愚痴,愚痴是不明因果、不明事理、颠倒是非,所以产生这些种种的风灾。傲慢是地震的因,地震是不平,不能平等,这傲慢,认为我高你低,所以产生地震。所以要真正把这些灾难化除,唯有从我们人心断贪瞋痴慢做起,这个只有靠教育才能解决。所以我们的师父上人,虽然是八十以上高龄,现在老人家看出灾难的根本,而且他知道解决之道,这古圣先贤的教诲讲得很清楚,他奔走於各国之间就是要把这些事实真相告诉大家,希望这些国家领导人、宗教的领袖们都能够觉悟,推行教化,这是根本上解决灾难的方法。

  所以我们救难要知道懂得标本兼治。印光大师在护国息灾法会的法语当中所说的,治标那是治已然,灾难发生了,你就得抢救,从表面上你得救,但是从根本上救,那才是最重要的,就是从本上,那是救难於未然。教育要提倡从家庭做起,家庭教育,这是最重要的教育,而且从孩子幼小的时候就开始,只要他一出生,教育就开始了。怎么教育?大人为孩子做很好的榜样,不能让孩子看到不善的,让他的心在这个纯善的环境里面慢慢成熟,等到他能够辨别是非善恶,这个时候你就不必太多担心。否则孩子从小接触到这些染污,成为他整个生命的一种基调,那就很难将来补救。所以古人讲「少成若天性,习惯成自然」,人的这些品德、习惯,大多数都是在儿童时代就养成。

  底下讲「救难於已然,凡夫之善行,救难於未然,菩萨之修持。二者并行不悖」。这里讲的真的是太到位了,救难於已然,就是灾难发生了才去补救的,这是凡夫的善行,就是现在我们世界上大多数人都是这样的。为什么?大多数人都是凡夫,他没见到灾难他就吊儿郎当,不重视,灾难发生了他就紧张。他来救,当然这也是难得,有善心,但是是凡夫之善心,总不如救难於未然,这是菩萨。然而菩萨的行持,往往凡夫他不知道,因为凡夫眼光短浅,他看不到很远的未来。菩萨有智慧,看到了,看到了现在就大声呼吁,奔走於各国去对这些领导人劝说,但是你说听懂的有几人?真干的能有几人?他能听懂的、能真干的,说老实话,他也不是凡夫,他也是菩萨。真有菩萨住世来做这个地区的领导人,这个地区的人民有福;众生没福,招感的都是凡夫来做领导人,所以他不懂得救难於未然。那怎么办?这个事情我们还是要去做,像师父上人给我们开示的,促进国际和平、推动宗教团结、伦理道德教育这些事情,别人不干,我们就得干。虽然八十多岁了,还是要去奔走。希望的是什么?让这些凡夫有朝一日他也觉悟了,他也成为菩萨,那这个时候众生就有福了。其实凡夫和菩萨本没有区别,一念迷就是凡夫,一念觉就是菩萨。所以老劝、老讲,忽然有一天他觉悟了,他就成菩萨了。所以这两者并行不悖,就是标本要兼治这个意思。

  底下安士先生给我们讲了两则故事,都是帝君他的事迹,第一则故事是「奇冤立判」,这是第十六条,前面说的这里引用了二十二则故事,这是第十六则。帝君说(这是帝君他做神明的时候显化的一个故事),在武汉龟山下面有一位叫做何志清的人,他有两个儿子,大的叫无方,小的叫良能,两个儿子,兄弟俩。大的儿子娶的是侯釜的女儿,侯家的女儿。过了一年侯釜得了病,父亲得病,於是女儿就要回娘家看望父亲,跟丈夫无方一起同往。何志清的大儿子跟儿媳妇一起回娘家看望老父,结果走到半路,突然这个太太就想到自己忘了带一个金环,就想回家拿,正在这个时候,良能就拿著金环到了,大概是良能他知道自己的嫂嫂把金环忘在家,就赶紧给她送过去。见了面以后,良能又告诉他的兄长说,我们家母亲也病了,她想看看哥哥,希望哥哥也回去自己家里看看老母亲。这个做哥哥的,就是无方,就对他弟弟良能说,好,我现在就回家,你送你嫂嫂回去,於是他就走了。结果叔嫂两个人就一起走路,走了一段路以后,嫂嫂就对自己的小叔说,现在我们家已经没几里路了,你就先回去,不用劳烦您再送了,良能他也就回去了。

  可是这个女儿一直到晚上都没有回来,侯釜,就是得病的这个老父,在家里等女儿等了一夜,女儿没有回家。等到第二天早上,派人去路上去打听,就发现自己的女儿已经死了,找到一个尸体,而且已经是没有头的,无头尸,穿著女儿的衣服。这时候马上就告官,官府就怀疑这是良能可能在路上想要逼迫自己的嫂嫂就范不成,所以就把嫂嫂给杀了。这个事情确实是只有这样的一个解释,没有其他的理由。所以官府就对良能严刑拷打逼供,最后屈打成招,良能就认罪了,认罪之后就准备斩首。这个事情发生以后,龟山的山神,叫艾敏,他立即向帝君报告,帝君是管辖这些山神的,把这个事情报告帝君以后,帝君就仔细的了解,才知道,原来那天晚上良能跟他嫂嫂分开以后,嫂嫂回家遇到了一个强贼,这个强贼叫牛资,牛资跟他的太太毛氏有矛盾,他们俩(牛资跟他太太)出来,结果路上就遇到了这个嫂嫂侯氏,牛资就威逼她就范,想要侵犯她,当时候氏不从。於是牛资就想了一个方法,因为他跟他太太有矛盾,怀恨很深,就把他太太给杀了,把毛氏给杀了,然后把侯氏的衣服换成毛氏的衣服,然后把毛氏的头给砍了,就剩一具无头尸。这个真相帝君了解以后,於是就立即采取行动,首先就把毛氏的魂追回来,就是被她先生杀害的这个太太的魂收回来,招魂,招了以后毛氏的魂就附在牛资身上,我们讲附体,就讲出这一段冤情,这下子官府就真相大白,於是立即把牛资抓拿归案,处决了,而侯氏也能够回到侯家,良能的冤情也得到了申辩,奇冤立判,奇冤这个大案就大白於天下了,这是帝君匡扶正气做的一项阴德。

  有的人大概对於附体的现象可能有所听闻,但是并不是很相信,这个事情我以前也不相信,但是现在我确实对这个没有怀疑,因为我自己亲身经历过,见过附体。我在美国读博士的时候,在路易斯安那理工大学,跟我同在一个宿舍楼的有一位台湾同学,他在那边留学,攻读硕士学位。这个同学是个基督教徒,他对佛教并不了解,但是他知道我学佛。有一天对我讲,他说他有一个师父,这个师父是个老修行,他常常附在我身上。我这一听,好像有点像天方夜谭,附体这个事情以前知道,但是总是半信半疑,没有亲眼见过。我就跟他半开玩笑的说:是吗?你要是见到他来的时候,你来找我,我跟他谈谈。这话说了以后,没过几天,有一天他就来敲我宿舍的门,我这一开看见他,他说我的师父来了,你不是要跟他谈谈吗?我就想,好吧,你就进来,我就把他请到房间里坐下,给他倒了一杯可口可乐,我就搬张凳子跟他面对面的坐著,我就看他怎么个表演。

  结果就看到他,一开始还挺正常的,然后没多久他说他来了,然后自己把双腿盘起来,然后把眼珠子往上面一翻,看不见眼珠,只看见眼白,然后他就开始念咒子,念一些密咒,念得真的是有声有色,一边念还一边结手印,就像密宗里面那个活佛念的那种密咒一样。因为我过去也见过活佛,听过他们做的这些灌顶法事,所以那个声调、那些手印,我一看,这个人做得很内行。我说:这个基督教徒,他哪儿学的这些东西?我就很纳闷,看他再往下怎么表演。紧接著他大概念了有十五到二十分钟,然后他就开始说话,一说话开腔,这就不是他本人的声音,是一个很沙哑的老人的很粗犷的这种声音,而且还不太懂得说普通话。我这个同学他是台湾人,会讲普通话,而且国语还很标准,可是换了这个声音讲,那是磕磕巴巴,一听都是那种藏族的那种声音,实在有些表达不清的就用几句英文来搭救一下,就这样磕磕巴巴的讲,让我能够听得懂。我大概能听懂一半,他跟我讲了足足有一个多小时,大概意思讲说他是一个在西藏一个山洞里面修行的一个鬼神,已经修行了两百多年,他说跟这个孩子有缘,所以常常来照顾他,他是善意的。这个孩子常常念头不正,所以他来看管他。比如说,他心里想什么,这个修行人都知道,有时候看到这些女孩子,心里就动邪念,这个修行人都知道,都跟我讲出来。我一听,真的是起心动念鬼神都能知道。

  然后也说了很多,说完以后,我还问了他一下,我说你修行两百多年,你学的是密宗,为什么你不求生西方极乐世界?我这么问他。他说他也知道净土法门,他也听过有极乐世界,可是他说他还没有真正发愿要往生。我这一想,真的是人身难得,佛法难闻,净土难遇,你看修行两百多年了,还没真正遇到净土,太可惜了,所以他还在轮回。我跟他面对面谈,大概也谈了一个多小时,谈到最后他要走了,走的时候也还是这样结手印、念密咒,一直都是翻著眼白,看不到眼珠子。一般人你这么做做不来,叫你把眼白翻出来翻一个多小时你做不到。完了之后走了,走了之后他的眼珠子就翻下来了,这个时候就恢复正常。然后我问这个同学,刚才我们俩(我跟你的师父)谈话,你有没有听到?他说他在旁边有听到,但是他自己控制不住自己,他的身体已经被他的师父控制了,这就是附体。我是头一次亲眼见到,而且亲自跟这个附体聊天,这个也怪有意思的。

  这些现象我们在民间有听说过很多,包括在此地实际禅寺,大家也耳闻目睹了不少,亲眼所见,亲耳所闻,这些现在连西方科学界也已经承认。这说明什么?人确实有魂,生命结束以后他魂神不灭,跟这个人有缘,他就来附体。也说明这个身体不是我们自己,你看身体都可以借给人家共用,现在我的魂在我的身体里面,不等於我的魂附体一样吗?附在我自己身体上,你说这个身体是我的吗?你不能这么说,只能说你现在附在这个身体里,那就假称为我,假如有另外一个魂他现在附到你的身体,这个身体就是他的,就不是你的。所以身体也是共有的,共用的,这就是共产主义,这共产主义连身体都可以跟众生共,身体不是我,是件衣服,这衣服给他穿也行,给我穿也行。

  在美国,我们前面提到的维吉尼亚大学的轮回学权威伊恩.史蒂芬森教授,他在他的一个著作里面,这个著作叫做《二十个案例示轮回》,就是二十个轮回案例,英文题目叫做《Twenty Cases Suggestive of Reincarnation》。这本书我看了,它里面二十个案例当中,其中有一例就是讲附体,这是他在印度的一项研究。有一个孩子,这是五十年代的一个案例,这个孩子三岁半,叫贾斯伯,他由於得了天花病,就断气死了。他的父亲很伤心,守著这孩子的棺材哭了一个晚上,准备第二天早上就要拉出去埋葬。结果当天晚上他父亲在棺材旁边哭得累了,就休息,双眼朦胧,已经打瞌睡,突然之间他觉得棺材里头好像有动静,他一下子惊醒,赶紧打开棺材盖,这一看,自己的儿子怎么就苏醒过来,本来明明断气了,苏醒了。这一起来,他要吃、要喝的。父亲很高兴,儿子死而复生,赶紧准备吃的、喝的给他。他还不要,他说自己是婆罗门种。印度阶级等级观念很强,婆罗门是贵族,他们贵族人的习惯是不吃一般平民老百姓的东西。因为贾斯伯家里是平民老百姓,不是贵族,他自己说他是贵族,他不吃不喝。父亲没办法,只好找到旁边的一个邻居,一个老太太,老太太是婆罗门种,给他准备点吃的、喝的,他才接受。

  他康复之后他自己说,他是一个二十二岁的青年,就怪了,他明明三岁半,他说他二十二岁。他说他是在某个村的,离这儿不太远的一个村庄的一个青年。他说他是被同村的一个人谋害的,他自己是婆罗门种,有一天,这是因为他借钱给一位朋友,这朋友借了他的钱之后就不想还给他,这是像《太上感应篇》讲的,「负他货财,愿他身死」,不想还给他也罢了,竟然对他起了杀心。所以有一天就请这个青年来赴宴,参加一个婚礼,宴会,结果这个借债的人就下了毒药给这个青年喝,这个酒下了毒药,青年喝了以后,毒药还没发作,回家走在路上,他坐著马车,结果突然之间这毒药发作了,他摔到了马车下面,就死了。

  结果这个事情发生以后,家里人都以为他是因为可能喝酒喝多了,驾著马车不慎从马车上摔下来摔死的,这事就不了了之,没人知道这凶手竟然是他借债的朋友。没想到这个二十二岁的青年死了以后,这个魂附在这个贾斯伯三岁半孩子的身上,把这段冤情给说出来,就跟帝君一样,帝君这个是奇冤立判,他这也是奇冤立判。这是一九五0年代史蒂芬森教授亲自调查的轮回案例,科学证据证明是有附体,这叫借尸还魂,真有这样的例子。借尸还魂当然是一种,就是原来这个孩子他的魂真的就走了,这个身体真的已经不能再用了,可是这个二十二岁青年的魂他还能用这个身体,又得回来,这是一类的附体,这是永久性的附体。

  还有一类现象也是科学证明的,这是所谓灵媒这个事情,灵媒大部分都是因为附体,就是有鬼神附在这些人的身上,这个人就叫灵媒,他能够讲一些话,预言。这包括像美国最著名的,二战时期的一个预言家凯西,当时美国人真的把他奉若神明,因为他给人治病,疑难杂症,再高明的医生救不了的人,他说出个药方就能给治好,这是美国的凯西。专门有很多的这些科学家、心理学家研究他,专门成立了一个图书馆。凯西他的预言是怎么预言的?往往是他自我催眠,他自己就倒下去,他是躺著的,睡著了,像睡著一样,可是他能讲话,讲的话都不是他自己的语言,都是一些神灵通过他的嘴讲出来的,所以你看他用的主语都说我们怎么样怎么样,凯西不用我怎么样。我是个单数,英文是I,我们是We,他是用We怎么样怎么样,这说明他不是一个,他是众多的神灵附体。所以预言的这些都很准确,这是一种灵媒。

  现在科学,我最近刚刚看到了,二00七年,这去年的,在《科学与治疗》杂志上面,这是一个科学的学术刊物。这是在美国亚利桑那州University of Arizona两位大学教授,一位叫做Julie Michelle,一位叫Gary Schwartz。Schwartz他是哈佛大学的心理学博士毕业的,在亚利桑那州做心理学教授,另外一位是他带出来的博士生,毕业了也做教授。他们俩在这个学术刊物上发表了一个关於用实验证明灵媒现象的科学报告,他做的实验非常的严谨,他是找了八个有灵媒能力的人,又请了八位亚利桑那大学的学生来做志愿者。这是在一千六百名志愿者里面拣选出来的八位,就是这八位他们有过世了的亲人,而且很愿意来支持、来协助这个实验。而且他跟灵媒之间没有见过面,从不认识,在这实验当中做。怎么做?首先让这些学生坐在一个房间里面,让这个灵媒在另外一个地方隔开,然后让这个灵媒去召唤这些学生已经死了的亲人的魂,然后把这些魂他们所说的这些情况记录下来,给这些学生他们自己去对照,看看说对了多少。结果这个结果令人惊讶,准确度很高。这些灵媒是完全不知道这些被研究的对象这些学生他们的家境,甚至名字都不知道,可是说得非常准确。八个灵媒同时做这个实验,对八个学生,每个灵媒对八个人都说,灵媒与灵媒之间所说的基本相同,灵媒之间他们也隔开。这个实验证明不是假的,不是偶然发生的,你靠胡编编不出来,而且怎么八个人都编的一样。经过这些学生他们自己印证,说灵媒所说的是真的,然后得出一个结论,是什么?确实有灵媒现象。这一份学术的报告在心理学界也引起轰动。在这方面研究的科学家现在愈来愈多,发表论文也愈来愈多。我查看了网路,专门有研究这些方面的学会,这些超自然现象的科学这种发展,我们想这是未来科学发展的一个重点。这些科学实验也都证实了人有魂神。我们了解这些科学证据,对帝君所说的这些故事我们就不能把它当作神话,更不能说是迷信,确实都是真的。古人讲得好,欲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看这个案例里面的强贼牛资,干了这些伤天害理的事情,以为人家不知道,哪里晓得鬼神知道得清清楚楚。

  第二则故事讲的是「除暴佑良」,这是帝君他行化的另外一则案例。这是讲的在北郭这个地方,北郭这是一个乡村,到底现在在哪里,我还没有考究出来。在河南的安阳县有一个北郭乡,是不是就在那里就未得而知。在那里有一位富家子弟,这人叫智全礼。在某年二月的时候,这春天,大家正在祭祀。孔子说「春秋祭祀,以时思之」,春天要祭祀,秋天也要祭祀。实际上一年四季都应该祭祀,祭祀祖先,慎终追远,这是孝道。古人祭祀他有孝道家风,对祖先尊敬,自然他对父母就能够孝敬,他做什么事情都会想到祖宗,不能给祖宗抹黑,要发愤努力光耀门楣,这都是很好的孝道的这些教育。这家在春天祭祀,结果他们竟然大吃大喝,本来祭祀的时候应该是斋戒沐浴,严肃的、很庄严的来祭祀。「祭则致其严」,就是你祭祀一定要尽到庄重、庄严、肃穆这种心才是诚心,否则必定会不好,亵渎祖宗,自己造作恶业。

  结果这家果然,他大吃大喝,大家都吃得大醉,有一个暴徒叫王才,这时候趁机来抢劫。看到这一家子全都醉了,所以就把这些家人统统捆绑起来,男女九人,还有婢妾七人,统统绑起来,只有全礼他的太太和两个女儿没有被捆绑,因为这个暴徒想要侵犯这母女。两个女儿抱著她们的母亲在哭泣,暴徒王才就威胁她们,一定要她们就范。结果这个小女儿就在那里骂,她说:你这个恶贼,来侵犯我家,我家的张神君知道你了。张神君大概就是指灶神,因为每一家都有灶神爷。我们在《俞净意公遇灶神记》里面我们有看到,灶神在俞净意公家里化身来度他,他自己就是说自己姓张。所以张神君就是灶神,这一家发生了什么事灶神都知道,他为这家里,所谓上天奏好事,下地保平安。

  结果这个小女儿这么一骂王才,你知道,声音一出来就惊动鬼神,就在这个时候她家的灶神爷,她家灶神爷还有名字,叫崔瑄,以及智家的,就是她们家的祖先,就马上来到帝君那里告急。帝君这时候当机立断,派遣阴兵五百人,阴兵就是鬼卒,神兵神将一百人,马上赶到智家去解围。人看不见这些阴兵,阳世的人怎么看到阴兵?但是他的效果会在。所以忽然之间,这家人所有的人身上的绳索就自然解开了,他们也清醒了,知道发生这个事情,立即群起而攻之,把王才这个暴徒给制伏在地,押送官府,结果官府就判他处死。除暴佑良,把这个暴徒给除掉,保全了这家的性命。

  这桩事情确实我们看到,帝君他这种正直的心,匡扶正义的心。同时我们也要想想,这家人为什么会有这种劫难?其实君子应当反求诸己,有问题要自己检点。如果这家在祭祀的时候没有这样大吃大喝,喝得酩酊大醉,怎么会遇到王才这个暴徒?所以这是给我们引以为戒。安士先生在他的注解里面有一段引申,讲得非常好。他说家庭的主人如果不醉,他能清醒不乱,这一家自然就能够保持平安,他们自己能够警惕,也就不会引来外面暴徒的侵略。这引申什么?自家主人能够常清醒,自家主人指的是什么?指的是自己的心,常清醒是常常能有正知正见,没有邪念。自己能够清醒,就不会引来外面的六贼,这六种贼叫功德贼,就是眼、耳、鼻、舌、身、意,这六根,就是我们六种器官,叫六贼,会引来暴徒。暴徒就是外面的色、声、香、味、触、法,眼睛对色,色是眼看到的,看到外面的诱惑,假如我们不清醒,诱惑它就乘虚而入,让我们起邪念,这等於是这个暴徒劫走我们自家的功德法财,功德法财是我们的性德,我们自性的宝藏给它劫去了。耳对於声,听到外面的声音,你被它牵走了,被它诱惑了,这个性德也就给它劫掉了。鼻嗅香,舌尝味,身触摸一切的这些外面的这些事物,意所思考或者想到的这些念头,这精神世界里的,前面是物质世界里的,统统都有对我们诱惑。假如自己心不清醒,不能够怀有正知正见,那就被这六贼把功德法财给劫掉了,自己受害了。因此古人劝我们,常常心要净,堂中主人如果能够念念觉醒,还担忧个什么外面的这些贼来侵害?这是讲到救人之难,这些引申的都非常好,其实灾难,要外面的难我们当然要去救,要防患於未然,还有自己内心的难,我们更要防范,更要去救治,这是讲我们自己修身、正心、诚意这个功夫。下面我们来看《阴骘文》底下一句:

  【济人之急。】

  这个『济』也就是救的意思、帮助的意思,就是人有急事、急难、急需的时候,你立刻要去帮助。安士先生他有一段发明,把义理开解出来,他说「急与难不同,难以遭遇言,急以财帛言。世人以财为命,於资生也,莫急於衣食;於疾病也,莫急於医药;有子女者,则以婚嫁为急;遇死亡者,则以丧葬为急」,这是解释这个『急』字的意思。所以说急跟难不同,前面讲救人之难,这里讲济人之急,讲这两个方面有不同之处。这个难,从遭遇上来讲,你遭遇到不幸,这叫难;急,这主要从财帛,就是你的物质生活,包括你的身体,有这些急需的,当然也是不幸。一般世人都以财为命,所以这里单提出财帛来讲,实际上人的急需当然不只财宝,可是世人最执著财宝,真的把财当作命一样重要,所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所以济人之急首先要讲救人家急需用的钱财,帮助他们,这个财当然它也有多种。

  下面讲的「资生也」,对於我们的生活需要这方面来讲,急表现在衣食。最明显的,比如说地震灾难以后,马上灾民就面临著吃穿问题,人不能饿著,不能没衣服穿,马上要布施衣食,这个最重要,这个比你给多少美金、多少金条重要太多了。美金、金条不能吃、不能穿,这个时候解决他的生命所需,这个要紧,这是济人之急。对於疾病而言,莫急於医药。一个人病倒了,赶紧要对症下药,这个时候有钱也没用,争取时间治病救人,要赶紧给他用正确的医药。药不在昂贵,在於它能够对症。从这个疾病上讲,我们也可以引申一下,现在人身病好治,心病难医。你看这个社会存在什么样的疾病?刚才讲的,就是缺乏伦理道德这些教育,所以使人心变得这么恶劣。过去杀父害母的,成了惊天动地的大事,现在好像都不是新闻。你看连孝道都没有了,你说社会上的伦理道德还能像话吗?

  「夫孝,德之本也」,所以要救这个社会,现在也是很急,确实很多仁人志士看出社会问题之所在,他们也急,可是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也找不到方法,为什么?对於传统的圣贤文化知道的太少。我们师父上人真是慈悲济世,济人之急,他在传统文化教育里面深入五十年,知道的比人家多。凡是有问题出现,都是因为没有遵循古圣先贤教诲,所谓是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现在吃亏在眼前了。赶紧救,那就对症下药,你看老人家大力提倡弟子规教育,这就是对症下药。现在人你跟他讲四书五经,他受持不了,为什么?基础没有。四书五经那是很好看的盆花,没有根不行,没有根不能长久,存活不了,成了花瓶里的花。《弟子规》是根,虽然没有四书五经那么好看,可是它真解决问题。我们师父在家乡汤池做的试验,就证明了这一点,短短一年多时间,就把汤池镇四万八千人口,用《弟子规》教学,使到这个淳朴的民风、和睦的风气形成。这是做给联合国人士看的,让大家增长信心,和谐是可以落实的,疾病是可以医的。那么就希望国家、社会、政府来大力推动,这是从根本上解决社会问题。

  果然能这么做,那就应了英国历史哲学家汤恩比博士所说的,「要解决二十一世纪的社会问题,唯有靠孔孟之道和大乘佛法」。孔孟之道如何落实?从哪里落实?就从《弟子规》。大乘佛法从哪里落实?师父说从《太上感应篇》、从《十善业道经》,这因果教育,《太上感应篇》是因果教育,这里这个《文昌帝君阴骘文》也是因果教育,它们两部是一,不是二,相辅相成,《十善业道经》教导我们纯净纯善,用这些就足够解决社会问题。只要能够大力的去推动这个教学,由政府来支持,每天能够在电视台、电台向全社会公众去播放,相信不用很多时间,就能够使社会安定和睦,和谐社会可以达到。

  底下这里讲,「有子女者,则以婚嫁为急」,儿女长大了,为他做婚嫁,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古人传统的观念。「遇死亡者,则以丧葬为急」,就给他很好的埋葬,这是安慰亡灵,也安慰亡者的家属。「必随力随势周之,斯之谓济」,能够这样子随缘、尽心尽力去把这个事做圆满,这才叫济。济的意思,也是要以至诚心去用心用力去成全。

  今天的时间到了,这一句经文我们没讲完,只讲一个济字,我们明天同一时间继续来学习。如果讲得不妥之处,请各位大德多多批评指正,谢谢大家。

  《文昌帝君阴骘文》研习报告  钟茂森博士主讲  第六集

本文链接:http://www.wenchangdijunyinzhiwen.com/post/13.html

转载声明:本站发布文章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文章来源!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